当前位置:>首页 -> 丹阳动态 -> 记忆丹阳

重访西门老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一座城来说,不是一栋栋整齐划一的高楼,也不是一排排仿古观赏的建筑,更不是一味投其所好而建的娱乐设施,最重要、最核心、最能称之为灵魂的东西,应该是那些老街道。

西门老街保留着原始的面貌——往来的人群,吆喝叫卖的小贩和两旁林立的商铺;小巷深处宁静的庭院和阁楼,充满了生活的味道。

在这里,似乎还能体会到老丹阳昔日的繁华盛景——遇见老丹阳极具地方特色的老行当;聆听从简陋的“福音堂”传出的那悠扬、低沉的诵经声;还有民国的“救火会”,解读城市管理的标点符号。

在这里,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——丹阳共产党人第一撮马列主义火苗在这里点燃;革命先烈从这里迈步艰难征程,曾经无数次在这里徘徊、行走、谈判、斗争,最终砸碎旧世界迎接新社会。在这里,如今的祥和,让人恍若隔世——不期而遇寻常人家的种种平凡生活,家长里短始终贯穿在这条街的前后左右;叫卖声、孩子的哭声、打扫卫生扬起的灰尘,还有那些锅碗瓢盆的叮咚声。巷子深处,有人日思夜读,奋笔疾书;有人发生着轰轰烈烈的爱情,商贾千金和穷酸书生相遇,诸如“凤求凰”、“牛郎织女”、“梁祝”的美丽故事由此产生……盛衰各有时,立身苦不早。

无论是曾经叱咤风云,惊天动地,还是昙花一现,默默一生,存留最久的还是西门老街以及老街左右的宅子。

青瓦、暗墙之间,还有历史的讯息在流露;简陋的店面、斑驳的招牌、泛白的幌子,为人留下的,不仅仅是为了生计,更多的可能是一份坚守、一份念想,一份寂寞。还有那石板路,虽早已不在,可狭窄街道旁的路牙,以及或横或竖铺着的石块、石条,却留下了磨皱磨平的痕迹。

古街深处遇到一位老人,微笑着说起话来牙都没了:“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‘老丹阳’。我们每天守在这里,安逸。”可能因为周围人少的缘故,显得她声音很大,似乎不像是80多岁的老人,恰似这西门老街,前后没有多少人,周围建筑陈旧但依然不懈地焕发着岁月的青春。

收藏】   【举报】    【我来说两句】    【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