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>首页 -> 丹阳动态 -> 记忆丹阳

幸免于难的古书

最近,我拜读了父亲少年时期曾经学习过的《幼学》,书中明确记载着:饶之鄱阳、湘之青草、巴之洞庭、润之丹阳、苏之太湖,此之谓五湖。”中国历史上的五大名湖,丹阳练湖赫然在列。这么久远的文献资料,能够一直保存到今天,得益于我收藏的几本古书,而这其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一九六三年冬,十八岁的我应征入伍,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扎在上海市的部队。离开家乡前,我把父亲曾经要求我看的一小部分古代书籍,用旧报纸包好,又在外面加上一层厚实的塑料布,用布条捆扎好,悄悄地小心翼翼地,安放到我父母睡觉的大床的床顶顶板上。这批古籍我收藏得非常隐蔽,很不容易被人发现。父母睡觉的老式大床是木制的,古式古香很牢固,床柱的四周镌刻着漂亮的人物造型,神态各异,十分好看。藏好这批古籍后,我告别了父母,弟弟妹妹,跟随着从部队派到丹阳来接新兵的军人,走进了丹阳火车站,乘坐向东去的列车,离开自己的家乡,直奔上海。

一九六六年,全国各地开展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。练湖前东岗村不是世外桃源,村上的“红卫兵”、造**派”也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打着“破旧立新”的旗号,大张旗鼓地挨家挨户搜查,我父亲除了给我的那一小部分古籍之外,所剩下的大部分古籍,均被造**派当作“四旧”,一把大火全给烧了。家中凡是与“四旧”沾一点边的东西,也被一网打尽。

一九六九年冬,我在部队退伍,从上海回到家乡。一进家门,见到了父母、弟弟妹妹,大家欢聚一堂,十分开心。然后,我从楼梯爬上父母居住的前楼,走进了父母睡觉的房间,在父母的房间里,我继续往高处爬,爬到高处,看到父母睡觉的大床床顶顶板上,被我收藏的这一部分古籍仍然原封不动地安然躺在那里。这批古籍很幸运,它们躲过了练湖前东岗村造**派,一九六六年“破旧立新”的那一次搜查行动,成为“漏网之鱼”幸免于难。我从楼上下来后,把收藏这批古籍的事告诉家人,父母微笑地朝我点点头,弟弟妹妹不约而同地伸出了大拇指。

据我考证,唐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曲阿县改为丹阳县。唐朝著名大诗人,后人称之诗仙的李白,有一首《赠丹阳横山周处士》的五言诗,周子横山隐,开门临城隅。连峰入户牖,胜概凌方壶。

时作白词,放歌丹阳湖。”丹阳湖一名也随之而产生。中国历史上的丹阳湖,就是丹阳人熟悉的练湖。《幼学》这部古书提到的五湖,其中“润之丹阳”就是对诗人李白“放歌丹阳湖”最好的解释。    

(史宗杰) 

收藏】   【举报】    【我来说两句】    【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