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>首页 -> 丹阳动态 -> 记忆丹阳

陈毅司令二次到云林

6

1937年,云林地域内有武巷、大施、云林3个小乡,91个自然村,属丹阳县丹三区管辖。那时云林地势较低,民国前这里荒废地多,荒荡连片,沟系纵横,长满芦苇,且竹园茂盛,古树参天。仅原云林乡新庄、伦地、王师岸、褚家棚范围内就有荒地和荒荡2000多亩,且高埂河堤横穿交叉,形成天然屏障,是开展游击战斗的好地方。由于其独特的自然环境,1938年新四军就选择在原云林乡褚家棚办起兵工厂(亦称火药厂)。主要是采用黄泥土筑成土窑,选用坚硬耐用的榉树、朴树、柚树等做原料烧成木炭,俗称“一硝二磺三木炭”。这个兵工厂每年烧制约6万公斤木炭,加上盐硝和硫磺就可制成炸药和手榴弹去抗击日寇。原褚家棚82岁的老人王金坤和叉河口村吉明龙回忆:1939年春天的一个傍晚,有四五十个新四军走进村里,其中有几位首长还骑着枣红色、四蹄健壮有力的大马。他们把马拴在竹林里,马饿了就吃竹叶。此时,新四军在村的四周站岗,地方游击队徐仁庚、赵老五等人在外围放哨,警卫员们手握冲锋枪守卫在土窑旁边。首长们先到土窑处看望烧木炭的15名战士,询问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;然后就走进吉家大院召开会议,研究分析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务。并要求丹南县委建立基层党支部,积极发展党员,各游击区要组建农抗会、妇抗会、青抗会等群众组织,为抗日斗争服务。村民们知道来了这么多新四军,都主动背着一捆捆稻草给他们打地铺住宿,还送来粮食和蔬菜解决吃饭问题。新四军纪律严明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及时付清老百姓送来的粮菜款。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,该村吉小正起床后就去田间劳动,当他走到村口时发现竹林里埋伏着新四军,一支支黑洞洞的步枪瞄向远方,他因不知情还从几架步枪上跨过。此时,几位站岗的战士对他说:今天我们新四军隐蔽在这里,为了安全村里的人一律不准出去,外面的人一个不得进村,你要遵守这个规定。”那天只有戴礼帽、穿长褂的地下交通员可以进出,传递军情。第二天夜里新四军首长和战士们又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。新四军转移后,村民们才知道骑马的两位首长一位是陈毅司令,一位是一支队二团团长王必成。

1939年日寇在宝堰、直溪、荣炳、延陵、云林(丈山汤家祠堂)、珥陵等地设立据点,茅山地区的交通要道几乎全部被日伪军封锁。我茅山革命根据地首脑机关的后勤供应得不到保障,尤其是粮食、食盐、药品、布匹等供应不上。丹南县委得到这一消息,立即通知丹三区委要组织游击队员,并选择当地抗日积极分子夜里帮忙运送上述物资到茅山。当时,丹三区委负责人殷振鑫与当地游击队员徐仁庚商量,选择合适的人担当此重任。徐仁庚说,我看董甲村董松茂很合适。他家在董甲村的东边利用两间草屋开有茶馆,他思想进步,正直仗义,机智勇敢,抗日积极性很高,在本村群众中很有威信,所以他开的茶馆已经是当地游击队的交通站了,我们经常在他家开会。殷振鑫与徐仁庚等人的意见不谋而合,因董松茂曾几次掩护过殷振鑫,殷振鑫对他也十分信任。经组织决定由徐仁庚负责,带领董松茂等3人天黑启程,挑着食盐、药品和布匹向茅山行进。他们不走大路走小道,绕过延陵、荣炳、直溪等地的鬼子据点。从云林到茅山有30多公里,夜里要走5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茅山脚下。待天亮时,他们出示中共丹三区委的介绍信给站岗的新四军哨兵,哨兵拿着介绍信,快步跑上茅山乾元观,那里是陈毅住宿的地方。陈司令看过介绍信,立即指示后勤部门,派员把徐仁庚等人接上山,陈司令还亲自查看送上山的物资。他十分高兴,对徐仁庚等人嘘寒问暖。徐仁庚、董松茂看到陈司令体态魁伟,虎背熊腰,椭圆形的脸上,有宽阔的前额,箭似的浓眉,炯炯有神的双目,高高的鼻梁,厚厚的嘴唇。

他的笑容里流露出军人特有的威严和豪爽。当陈司令知道董松茂还是一个农民时,便说:‘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’我们要组织千万个像你这样的抗日勇士打败日本帝国主义。”此后,徐仁庚、董松茂又组织新庄村唐文宾、金富根、唐万方,老庄村秦小全、虞洪锡及河东村夏有川等人多次冒着生命危险运送物资到茅山,陈司令对董松茂这个热血青年十分器重和信任。

1939年10月,陈毅从金坛县天荒湖(建昌圩)第二次来到云林褚家棚。他组织丹南县委、丹三区委及当地游击队负责人开会,主要是指导抗日锄奸工作及发动群众参加新四军,准备北渡长江。会议一结束他便问起云林董甲村董松茂住地离这里有多远?当地游击队员徐仁庚告诉他,此村在褚家棚北面,有四里多路。陈司令立即要求薛晓春、殷振鑫、徐仁庚等人带路,夜访董松茂。徐仁庚说:“陈司令,天太黑了,从这里到董甲村都是羊肠小道,还要穿过150多亩地的荒荡,我们要保护首长们的人身安全。”陈毅严肃地说:“董松茂多次配合当地游击队不都是夜里步行30多公里路,挑着军需物品上茅山吗!如果在路上遇到敌人他难道不危险吗?一个普通老百姓能为抗日而奔波,我们新四军的领导更要关心他们。”这天夜里伸手不见五指,由当地游击队负责人带路,这批新四军有四十多人,陈司令的警卫员手屋钢枪,战士们有的牵着马,有的挑着担,于深夜11时出发,12时许到达董甲村。因为,此次夜访是陈司令临时决定,行动绝对保密。

随从的新四军和部分地方游击队员只要在该村外围做好警戒工作。这时,徐仁庚领着陈司令及其他首长来到董松茂家门口。徐仁庚用独特的方法敲门,董松茂在睡梦中听到敲门声,便知道是徐仁庚来了。他立即起床点起灯火,打开家门,首先从灯光中认出是徐仁庚,可他后面还站着四五个新四军干部,董松茂让他们赶快进屋,示意有事坐下来谈。在灯光下,当他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的军人是陈毅时,恍然大悟,十分激动,受宠若惊。陈毅开门见山地对董松茂说:你几次夜里为新四军送物资到茅山,十分辛苦,今夜特来拜访致谢!同时,你开茶馆店来往的人很多,你要配合新四军和游击队,考察当地要求抗日的青年积极分子,把他们组织起来参加新四军,并随时准备北撤。”董松茂说:请司令放心,我坚决完成任务,并带头参加新四军。”陈司令站起来拍着董松茂的肩膀说:你参军后要英勇杀敌,多立战功,到时我亲自为你授奖!”陈毅夜访后,立即率部转移。董松茂在夜色中看见五六位新四军首长都骑上战马,他们去丹北区与管文蔚领导的新四军挺进纵队会合,视察长江一带,准备渡江北上。从此,董松茂利用开茶馆为掩护,并联系组织夏甲村葛财富,储庄村陈小九等七八个青年人参加了新四军,并跟随北撤。有一天晚上他们在当地游击队员徐仁庚的带领下,走到横塘大钱村大运河边的青阳浦渡口,那里有新四军地下交通站。在老渡工的安排下,葛财富、陈小九等人乘船渡过大运河,并通过铁道日伪封锁线,随军北上。可是,这天董松茂的疟疾病发起来了,全身发冷发烧,病倒在青阳浦渡口,与这次参军的机会擦肩而过。但是,他所组织的当地农民参加新四军北撤后,大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奋勇杀敌,屡立战功。

收藏】   【举报】    【我来说两句】    【返回顶部